揭开台湾郭正亮的历史曾经的分子为何能登上参观阅兵

台湾内部的政治人物或蓝或绿基本上都有固定的政治光谱,有些立场坚定者终生都在秉持着最为单一的政治色彩。而有些人则是阵营当中的温和派、中立派,喜欢用柔和的方式来处理政治。是把理念写进了核心价值体系当中的团体,但在内部之中还有一些少数派持保留意见。比如前任台湾立法机构民意代表郭正亮就曾经在内策动“冻结党纲”的活动,主张两岸和解。他也因此被视为了中的异类,很多人都对他敬而远之,边缘化的趋势十分明显。也因为这一重关系,郭正亮得以前往大陆参加各种活动,还曾经登上过参观阅兵式。其具体的情形如何,且待我慢慢道来。

郭正亮出生于1961年的台湾省高雄市,在高雄中学毕业后成功进入了台湾大学机械系就读。但是当他进入到了第二个学年之后,郭正亮发现自己对于机械专业的热情不高,于是转到了心理学系从头学起。1984年,郭正亮大学毕业后进入了台湾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在大学时期,郭正亮受到了美丽岛事件的影响,萌发了从政的意愿,他和同学林佳龙一起加入了大学内的政治性社团。研究生阶段,郭正亮开始认同刚刚成立的的核心价值,毕业后就加入了大佬张俊雄的“台湾政经研究室”。当时的还很弱小,张俊雄等人就提出了要走“地方路线”,先在各地方县市选举中取得一定的成绩之后再投入到全岛性质的选举之中。这一点也是最初的核心战略之一,为的上台贡献不少。郭正亮也全程参与了政策的制定和出台,逐渐为自己的政治道路添砖加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郭正亮加入了并且和好朋友林佳龙一道前往美国耶鲁大学留学,郭正亮专攻的是政治学博士学位。学成归来后,郭正亮在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任教,并且还在立场偏向的《》担任主编。1996年,在陈文茜等人的邀请下,郭正亮利用自己的文学专长成为了高层文宣部门的主管,同时还在后来成为了政策会的首席执行官。1998年,内部产生了关于两岸政策的大辩论。很多人希望能够“西进大陆”,也就是与大陆进行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郭正亮力主“西进大陆”的政策,一战成名。而后,大量的徒开始涌入大陆参观访问、投资设厂。、、都曾经来到大陆进行活动,均被视为上宾招待。同时,台湾“双面人”也是由此时开始往来于两岸之间,在大陆喊着“同胞情”赚钞票,回到台湾就开始支持的主张。

1999年,高层出台了臭名昭著的《台湾前途决议文》,公然抛出了自己的路线。而郭正亮就是撰写者之一,此时的郭正亮是一个忠实的拥趸。他最初的目的就是把大陆视为提款机,让可以从中攫取好处,而在政治上则要积极推进台湾的“进程”。这篇带有挑衅意味的文字发表之后,很快就成为了的核心思想之一。在刚建立时,曾经把“”的完整理念纳入到了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之中。这篇《台湾前途决议文》虽然在用词上尽量显得柔和,但是和“党纲”的根本内涵是一致的。郭正亮也因为“撰文有功”,在内的地位水涨船高。2001年,他在台湾省台北市参选台湾地区立法机构民意代表,以第二高票当选,2004年成功连任。2008年,郭正亮希望再度连任,但是却败于老将蒋孝严的手中。选举失败后,郭正亮短暂前往了行政机构体育委员会担任副主任。2008年,上台执政之后,郭正亮回到了校园执教,同时还开始在政论节目中担任名嘴。

2012年,郭正亮成为了《美丽岛电子报》的副董事长,与媒体人吴子嘉成为了好朋友。而郭正亮也在这个时间点上开始针对内的诸多乱象提出了质疑和批判。首先他不认可大力反对《两岸服务与贸易协定》,他指出“针对两岸经贸开放,几乎都是‘事前说不、事后承受’。让台湾人民更加看清的两岸无能本质。”同时他也反对内出现大量的帮会分子,甚至有人专门组织这些人大规模加入。这些问题基本上也命中了的发展弊端,正因为如此郭正亮开始受到了内一些人的排斥。他和吴子嘉都被视为内的异类,有被边缘化的趋势。

2014年,吴子嘉、郭正亮、陈昭南、童振源等要员提出了“冻结党纲”的提案,送到了高层进行审议。结果自然是没有得到通过,但是从此之后郭正亮等人身上的“”色彩就被大陆方面人为淡化。2014年6月,郭正亮以学者的身份前往大陆和相关主管会谈。他声称可以通过冻结“党纲”来换取和大陆的交流机会。但是,随着当年11月在台湾的地方县市首长选举中大获全胜,郭正亮便再也没有提及相关的理念。然而大陆方面依旧把他视为内的“进步人士”,欢迎他前往大陆。2015年,郭正亮、吴子嘉与前主席许信良成为了大陆的嘉宾,被邀请登上城楼参观阅兵式。虽然这看起来像是在争取内的进步力量,但实际上却是适得其反。邀请郭正亮等人不仅没有起到积极作用,还让很多台湾岛内的统派人士感到心酸。

郭正亮在2019年还接到了的邀请递补台湾立法机构民意代表,这说明他的政治能量依旧存在。实际上如果重新审视郭正亮等人的“冻结党纲”的提案,我们可以发现他们就是希望以用词较为隐晦的《台湾前途决议文》来取代“党纲”。从文字上不再具有过多的冲击力,减少“”这两个字的使用频率,可实质上仍然没有改变。郭正亮这些异类口中的“两岸和解”实际上就是让大陆允许的人士赴大陆发展,赚取人民币。这种提法和“统一”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种防止两岸发生战争的拖延政策而已。但是托了这种观点的福,很多徒成功登陆大陆赚得盆满钵满。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是现任台湾立法机构民意代表的何志伟家族旗下经营的阳信银行,在当时顺利进入大陆市场。而我们还曾经把这件事情当作正面新闻加以报道,如今看来也是颇为尴尬。

如今郭正亮主要活动的领域是在政论节目当中,他在大陆也有不少的粉丝。大陆粉丝喜欢郭正亮的原因,仅仅就是因为他在一些问题上还“为大陆说几句公道话”。而这恰恰反映出了我们在上的某些认知上的问题。一个加入三十年的资深政客,《台湾前途决议文》的起草人只因为说了大陆的几句好话,就彻底洗白变成了可以团结的对象,化身为岛内的“积极分子”。这样的判断标准是不是有些太低了?岛内政客的政治生涯有时也如同潮汐一般,有涨有落。当他们失意落寞时,喊几句支持大陆的口号,便可以成功受到大陆人民的欢迎,各种利益随之而来。等到政治行情重现,他再回到高呼“”的口号,大陆也拿他没有办法。而这当中被消费的则是大陆民众的情感,平白无故地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这样的例子也是实际存在的,比如大佬游锡堃就在担任宜兰县长时让弟弟回乡祭祖,他的家乡位于福建省诏安县秀篆镇。游锡堃亲自撰写祭文署名为“宜兰县长游锡堃”,还让老家的乡亲们感到光耀门楣。如今他已经高居台湾立法机构负责人,但是却沦为了“顽固分子”,这就让老家的亲族立刻陷入了尴尬的困境当中。

在两岸问题上,我认为分清敌友是很重要的关键。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政党,它从成立伊始就是希望把台湾从祖国的怀抱中强行分裂出去。所以说从始至终都是大陆的对立面。郭正亮、吴子嘉等人作为内的少数派,他们虽然处于被孤立的边缘,还有被开除的风险,但他们依旧认同的核心价值体系。而且他们的理念也不能简单地以“善恶是非”此类简单的二分法来加以判定。因为台湾的政客最擅长的就是玩弄话术和撒谎,他们口中说出来的话也许连他们自己都难分真假。所以大陆方面不能对于这些看似“不反”的人伸出橄榄枝,反而应该以实际行动震慑台湾岛内的独派势力。我们既不能指望软弱无力、首鼠两端的,也不能团结那些满口谎言、心怀叵测的。在关乎“统独立场”的大问题上如果识人不清,敌友不分。那不仅会引狼入室,更会寒了真正的台湾统派之心。正所谓“疾风知劲草,烈火炼真金”,谁是统派,谁是独派,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看起来是简单的选择题,但实际上却是非常复杂的分析题。如果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和仔细的考量,那么很有可能会张冠李戴,甚至是与预期的目标渐行渐远。台海未来的局势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